與海的距離
作者:蔡明君 09/08/2016
Total shares   43
這不是第一次看拉黑子.達立夫的作品或展覽,但這是第一次我除了思考還多了許多激動的情緒。也許是自己多了一些經驗,也許是因為在訓練學生導覽時聽了他們另外搜尋或訪談而來的故事。
 
然而,很大一部分,我知道,是這個展覽的名字,用一種我沒有意料到的力道,打到了我的心上。
 
「旅行在五十步的空間」:旅行——你知道的,去一個地方旅行,表示你不長住在那兒;五十步——你也知道的,那不比穿越一條台北四處可見的六線道馬路多上幾步;然而,空間——你知道嗎?那是什麼呢?
 
 
我在才剛過去的那個冬天,拜訪了馬爾地夫,那個由小島組成,幾乎像是蜜月代名詞的國家。
 
卻沒有預料到,這趟旅行,可以衝擊如此之大。
 
第一日於海上的探訪後回到居民島,我四處晃蕩,想要稍微認識這裡的生活。那是一個很小的島,從碼頭橫著穿越島嶼到這一頭步行大約15分鐘。與碼頭相反的另一端,距離島上男子們歡樂的板球聚會百公尺遠處,我見到一縷縷黑煙。向著黑煙走去,與路相隔五十步之遙,是大堆大堆的垃圾。像小丘般的廢棄物,無掩埋,堆在海岸邊,飄在海浪上,焚燒。站在其中,一個老人手持一根細長的棒子,不時撥動著垃圾。那裡頭什麼都有,寶特瓶,佔了絕大多數。
 
在馬爾地夫,人人用寶特瓶喝水。
 
在旅行的第三日,我終於只好承認了這個觀察。島民們手上拿的,從商店裡搬回家的,是一罐罐600毫升的罐裝水。那是他們的日常,是一個讓我震驚的日常。
 
 
就在我尚無法消化那衝擊的旅行將近半年後,「旅行在五十步的空間」這句話出現在我面前,霎時間我懂了。我想,它講的是我,是馬爾地夫人,是我們。
 
你知道嗎?因為海洋不是我們的居所,那五十步的「空間」是人與自然必然並存之地。在那小如一段馬路的交界處,我們肆無忌憚的消耗著海洋,吞噬著自然。我們以一種旅行的心情來到這裡,卻忽略了我們帶來的、留下的,並不與我們同樣只是過客。
 
拉黑子從他父親生前說的「我們只剩下五十步」,來作為他關心海洋與環境的起始。然而,這個只剩下的五十步,其實是那樣的沈重。那台灣東岸四處可見的拖鞋殘骸與各式塑膠碎片,如馬爾地夫每人每日為島與海洋增加的寶特瓶罐皆像會自體繁殖般的不斷增加。拉黑子以撿拾與紀錄試圖將他與這「五十步的空間」的關係,展延到比「旅行」更長遠一點。那我們呢?能否可以將我們在這個空間的足跡踏得更深一些,但將我們的遺留之物在此停留之時縮得更短暫一點?畢竟我們並不真的只是在此旅行,這裏該是我們久居之處,在我們與海的那並不太遙遠的距離之間。
 
 
 
 
旅行在五十步的空間-拉黑子.達立夫 個展
東海大學藝術中心
2016.05.06 ~ 05.30
 
攝影:吳欣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