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的遊戲
作者:蔡明君 20/10/2016
Total shares   11
作為一個晚到的觀眾,這場表演,我坐在表演場域的底端,恰巧位於兩位特別的觀眾後頭,因此得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經驗。
 
Paper Dance是由藝術家Janine Antoni與劇場藝術工作者 Anna Halprin 合作的演出。如同Janine Antoni過往的創作,這個表演,持續著她以身體為核心、媒介,探討著材料、物件與個人身體的關係。而與Anna Halprin的合作,為這場表演帶來更多流動的姿態、眼神的勾引、表情的變化還有敘事性。
 
 
從一大卷牛皮紙開始,Janine Antoni或丟、或扯、或撕、或揉,然後將身體包裹於其中,並動作,發展與它的交往。紙張與身體的邊界,在她隱沒於紙束裡頭,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拋出紙團之外後,正式的觸碰在一塊兒。牛皮紙與身體有著如此近似的顏色卻又截然不同的質性。他們的關係從充滿柔順弧線的狀態,到最後充滿了銳利折角。它是如何改變她,在終於成為了一段柱狀體後,她又走又跳,並跌落地面。而她是如何對它產生作用,在不同的身體動作改變了紙張的紋路皺摺後,身體離開邊界,它得以短暫成為擁有獨立姿態的雕塑。
 
表演過程,許多時候,讓人忍不住發笑。滿坐於地上或板條箱上的觀眾應多是有經驗的觀眾,眼神專注跟隨著藝術家的身體以及紙張移動。然而我更被我前面的兩位新鮮的觀眾給吸引。
 
先讓我(以及藝術家和全場觀眾)注意到的,是一位兩歲半的小男孩。他與他的母親一起坐在毯子上看著表演,當Janine Antoni將自己捲入紙張並開始困難地移動時,看得出來小男孩的興趣盎然,不難想像他也曾經那樣捲過棉被,像我們都曾有過的經驗那樣。然而當藝術家開始一些引起成人觀眾共鳴的行為,像是模擬出一個洞與一個紙筒的互動,或著展示出如同穿著紙卷走秀的姿態時,孩子早就背向著表演區,把玩他手中鮮豔的水壺,並以好奇的眼神四處看著他周遭的這些大人們專心的模樣。而接著,在藝術家將內衣褲給拋出了紙卷之外後,她先是露出屁股,再來是手臂與頭,接著是乳房,再來全身。我前頭那位大約十二歲的女孩兒,睜大了眼睛不時轉頭看向她的母親。此時一旁的男孩不知已神遊至哪個國度,年輕女孩兒則是不時將身體縮了縮,向後(向我)退了過來。
 
我忍不住觀察著他們兩個人的身體姿態。藝術家一度直接的與那小男生互動,將她塞在肚臍中的紙團遞給了男孩,大人們都笑了出來,小孩也笑了笑,但那紙團對他不具任何意思,沒一會兒便不再在他手上。而我不禁想著,以身體為媒介的表演藝術是多麼成人的遊戲。那些關乎身體與媒材、身體與禁忌、身體與隱喻、身體與邊界以及針對身體的挑戰和磨難等討論,是多麼的與孩子無關。除非經歷身體或性暴力,絕大多數透過身體去探索的表演藝術的關心,是我們在認識性與身體之前,是那樣的抽象。紙張就是紙張,動作即是動作。許多在身體表演藝術中出現的粗暴的行為,無論是對身體的粗暴,或是試圖驚嚇觀眾心理上的粗暴,都是在真正認識了身體在與自己、性別、社會、環境甚至與何謂美之間的關係後,才有了認知並有了進一步挑撥、刺激的需求或慾望。
 
 
在約莫一小時的表演末端,Janine Antoni裸著身體將大團大團的紙摟在懷中,並將衣物以及散落於演出平台四處的紙屑一一拾起,走出平台,將它們一股腦的堆上牆邊已有一大聚落的紙的殘骸。就在她撿拾小片紙張同時,小男孩終於再耐不住於同一個地方坐著,又或許是現在終於有了空間,又可能是受了藝術家啟發,他推著屁股底下的毯子往平台中央滑去,再被母親拉回來,再推出去,再被拉回來。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心想,他只是在享受屬於他的遊戲,就如我們過去一小時所享受我們的遊戲那般。
 
 
Caption:
Janine Antoni in collaboration with Anna Halprin, Paper Dance, 2013.
April 20, 2016 performance view from Ally, produced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Fabric Workshop and Museum. Photographed by Carlos Avendaño.
Courtesy of the artrists and The Fabric Workshop and Museum, Philadelphia.
 
 
 
 
Ally – Paper Dance
2016/04/21 ~ 07/31
The Fabric Workshop and 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