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兔子算藝術嗎?
作者:映璐 06/06/2018
復活節剛過,每年都會有許多關於兔子相關的創作或反對棄養兔子的新聞出現,雖然是一個西方世界的傳統節慶,事實上也與你我的生活息息相關。
 
在台灣,除了養貓狗作為寵物的人口加劇之外,兔子是相較於其他寵物之外最容易入門的首選,其溫和安靜與簡單低價的飼養方式,更讓許多國小引進做為生命教育的物種。因著這股趨勢,近年來,以兔子作為繪畫的作品越來越多,並且因應網紅時代的機會,許多獨立畫家陸續出版相關書籍或周邊商品。而這些大眾化的商品是否能視為藝術作品呢?動物的可愛與藝術史有關嗎?
 
 
全世界最知名的兔子畫作是由杜勒(Albrecht Dürer)所繪畫的野兔﹝A Young Hare﹞,其重要性在於他對其他生物的觀察力與靈魂的捕捉。在藝術史裡的兔子繪畫經常都是餐桌上的食物或獵犬的目標,貓狗才有機會成為畫作中佔有一個寵物的角色。這又關係到繪畫的方式與動物被擺放的位置,畫動物與畫寵物的方式有很大的差異,尤其是在畫家的情緒表達上。在日本,有另一位插畫家的Twitter的專頁「らいらっく」描繪了兔子在日常食物裡出現時,凝視人類的角度,顯現了人類對寵物在精神上的需求。
 
 
畫寵物需要投入的不只是將對動物的觀察力寫實化,關鍵在於將寵物與人的情感串聯,由畫家看到寵物的眼光是個人與寵物之間的生活點滴,或喜怒哀樂等情緒,也可以表達出寵物對人的情感,甚至是擬人化的想像。
 
在台灣,繪畫兔子的人很多,近年較具特色與藝術價值的是蔡芙郡的《錦兔》系列,透過將白兔子與中國富裕的代表金魚融合,讓東方文化的獨特性突顯之外,也藉此行銷了自己的寵物,將自己的寵物化為想像中的肖像畫加以保存其臉孔與精神性。除了與東方傳統畫作與元素結合之外,更結合西洋古典油畫的繪畫方式,將錦兔置放於被狩獵的餐桌上,藉此提醒西方國家對於食用兔肉的反思。
 
 
2016年在澳洲坎培拉國家肖像畫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曾展出的「大眾寵物秀」(The Popular Pet Show)提出了跨時代的藝術概念,在於藝術、寵物與大眾之間的關係。藝術展覽的主題與展出方式不應只是侷限於人類與人類已知的世界,畢竟寵物是最貼近生活的一部分卻也是經常被忽略的角色。如果台灣也能舉辦大型的寵物藝術展,將會是人類能否尊重其他生命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