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的記憶─David Gheron Tretiakoff的身體與錄像迴返
作者:映璐 09/02/2018
藝術家於2017年雅加達雙年展「JIWA」的作品「祭典」(Ceremony, 2017)在三頻道投影出的錄像,分別是乳牛的獻祭、女人獨自在暗處的發聲練習與女子在人群中看似發瘋的行徑。要如何猜想這三者之間的連結,從聽似抓狂或恐懼的聲音到人群圍繞以及孤獨的女性,在片頭中的星空交會引起的巧合,似乎也暗示著這個靈魂扮演在不同生命中的角色,可是在深處儲存的記憶與恐懼是永恆並伴隨著此主體不斷重生在不同命運中的。同理可推,我們與生俱來對事物的判斷可能是受到前世記憶的殘存,更影響我們做決定的偏好,如需改變,必須透過回朔記憶找出問題的癥結點,更遠則必須回朔到前世的記憶,這些過程與推論在心理學或是催眠效果上都有跡可循,更可以是治療心靈創傷的另一種選擇。
 
 
更甚之,他的演出非常震撼觀眾,一開始他站在Luc Tuymans的畫像Twenty Seventeen, 2017前思考恐懼的感受。之後邀請三位觀眾幫他捧著三個物件:鏡子、臉盆與毛巾,協助他刮鬍子,在刮鬍子的過程中他開始小聲講述他的秘密,關於他小時候出生時感受到的恐懼與沒自信,很榮幸我剛好被他選中可以聆聽他的心事,他一邊刮鬍子的同時臉上也畫出許多血紅色的傷口,彷彿是血祭。接著,他走向一旁的投影機面前,影片開始播放胡許(Jean Rouch)的《瘋狂仙師》(Les Maitres, 1955)並投影在他身上,他開始模仿影片中的人,並重複他的動作許久,就像是一種自我與影片中靈魂相互交流的制約反應。之後便坐在全白的背景前方,他開始移動之後,影片中的他也開始移動,透過投影創造了重複的他與影子,事實上是他在同一個空間拍攝的錄像。而他開始離開銀幕前繞觀眾席一圈又再坐回影像前,影像中仍然存在他的錄像,裡面的他也開始離開銀幕又回到座位上,就這樣重複循環許久。之後還打扮成女性的樣子並搭配後方自己裸體卻變性的肖像等等不同的動作,並且播放有關於星象與太空的影片。
 
 
他的表演用精神狀態去討論人的靈魂是可以切割的,甚至可能在宇宙中是不同的存在,例如前世今生(Reincarnation)、量子糾纏(Quantum Entanglement)、泛靈論(Animism)等等想法,人體的存在只是一個軀殼,靈魂的分裂才是自我思考的意義。呼應了一開始想偷偷告訴協助他的三位觀眾的秘密,他覺得他出生時感受到的就是恐懼,之後開始歌唱。雖然沒有明說是來自前世的影響,但我個人感受到的是一個神祕的迴圈,彷彿我們不斷重複不同的生命卻是相同的靈魂,快樂或憂傷都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甚至是自己對性別的體會都可能是與生俱來或前世經歷過的靈魂記憶。透過他的作品與表演,很可能在東方會被視為習以為常的思想,特別的是這些想法與觀點是透過一位法國的藝術家兼電影導演用作品創造出的連結,讓我們可以從西方的觀點去思考關於輪迴的意義,並隱約推翻了孟婆湯的說法。